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对人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原代培养物的抗增殖作用-

  • A+
所属分类:产品信息
摘要

  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 (GEP-NETs) 的治疗管理具有挑战性。雷帕霉素(mTOR)抑制剂 飞尼妥 /依维莫司的哺乳动物靶点最近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 (GEP-NETs) 的医治管理具有挑战性。雷帕霉素(mTOR)抑制剂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哺乳动物靶点最近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批准,用于医治晚后期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pNETs)患病者。尽管在细胞系中观察到其有希望的抗癌功效,但对患病者的临床好处并不令人满意。依维莫司(everolimus)在癌细胞中的有限医治潜力归因于 Akt 激活,因为 mTOR 抑制后反馈回路缓解。然后联合抑制 Akt 可能会提高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抗癌作用。在这方面,生长抑素类似物 (SSA) 奥曲肽已被证明可抑制某些肿瘤细胞系中的 PI3K/Akt 通路。而且,SSA 具有良好的耐受性,通常用于减轻携带功能性 GEP-NET 患病者的肽释放引发起的病症。我们最近建立并表征了人类 pNETs 的原代培养物,并证明了奥曲肽和帕瑞肽的抗增殖作
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对人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原代培养物的抗增殖作用-
用。在这项研究中,我们旨在确定依维莫司(everolimus)单独或与 SSA 奥曲肽和帕瑞肽联合在 pNETs 原代培养物中的抗癌功效。依维莫司(everolimus)在单次医治中减少了嗜铬粒蛋白 A 的分泌和细胞活力,并上调了 Akt 活性。其抗增殖和抗分泌功效与SSAs联用没有得到改善。两种 SSA 都没有克服依维莫司(everolimus)诱导的 Akt 上调。此外,SSAs 诱导的半胱天冬酶依赖性细胞凋亡在联合医治中消失了。

  在本报告中,我们首次表明 mTOR 抑制剂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可减少来自 pNET 的人类原代培养物中的 CgA 分泌和细胞活力。尽管依维莫司(everolimus)和 SSA 在单次医治中减少了细胞活力和 CgA 分泌,但没有观察到联合医治的好处。为了进一步描述促成这些效应的机制,我们证明依维莫司(everolimus)诱导的细胞活力减少不是由于半胱天冬酶依赖性细胞凋亡。此外,在联合医治中,SSAs 诱导的半胱天冬酶活性被恢复。考虑到先前显示参与 NETs 肿瘤发生的两个主要讯号通路,我们表明 ERK1/2 通路不受依维莫司(everolimus)或 SSA 作为 pNETs 原代培养中的单一或联合医治的影响。然而,依维莫司(everolimus)过度激活 Akt,而 SSA 不会改变 PI3K/Akt/mTOR 通路。此外,在联合医治中,p70S6K 活性受到抑制,Akt 与单独依维莫司(everolimus)一样被激活。

  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抗增殖作用已在不同的 NET 细胞系尤其是胰腺来源中得到广泛证实。我们第一次表明,依维莫司(everolimus)抑制了来自人类 pNETs 的大多数 (90%) 原代培养物中的细胞活力。然而,依维莫司(everolimus)的治疗效果是可变的,可能与 II 期和 III 期临床实验的观察结果相关表明尽管 PFS 延长,但很少观察到部分或整体反应。

  除了抗癌医治外,达到 30% 的 pNET 患病者还需要控制激素分泌过多。最近回顾了控制激素过量状态的进展。虽然生长抑素类似物是大多数 GEP-NET 患病者的一线医治药品,但依维莫司(everolimus)已在病例报告或小系列研究中显示可有效控制胰岛素瘤患病者的激素过多病症 [34-37]以及类癌患病者综合征。在临床实验中,CgA 血液水平通常被认为是 NETs 的生物标志物。对依维莫司(everolimus)作出反应的 CgA 血液水平的初期减少与 PFS 的延长相关。因此,这种初期 CgA 反应可能具有全球预测价值。在这里,我们显示依维莫司(everolimus)抑制 63% 的 pNETs 原代培养物中的 CgA 分泌。由于依维莫司(everolimus)医治导致的细胞数量降低应该对 CgA 分泌产生影响,因此 CgA 分泌水平已标准化为细胞数量。此外,依维莫司(everolimus)诱导的细胞活力抑制与 CgA 分泌之间没有相关联性,这表明依维莫司(everolimus)对 CgA 分泌的抑制可能是对 pNET 细胞分泌的直接影响。PI3K 通路已被确定为 pNET 细胞系 BON 和 QGP1 中肽分泌的潜在调节剂,详细取决于使用的抑制剂(PIK-75、BKM120 或 BEZ235)和分泌的肽(神经降压素、血清素或 CgA)。抑制 PI3K 和 mTOR 似乎是阻断肽分泌所必需的。在 pNETs 的原代培养物中,mTOR 的抑制似乎足以抑制 CgA 的分泌。在依维莫司(everolimus)医治下抑制 CgA 分泌是很重要的,因为之前已经证明 CgA 及其一些片段通过 Akt/mTOR 激活诱导小肠 NET 细胞系 L-STS 和 H-STS 的细胞增殖。

  总之,这项研究代表了在人类 pNET 细胞原代培养物中飞尼妥(afinitor)/依维莫司(everolimus)与奥曲肽或帕瑞肽联合医治的首次研究。这表明依维莫司(everolimus)和SSA在单一医治中抑制细胞活力和CgA分泌,但在联合医治中它们的治疗效果没有提高。这些结果与临床报告一致,临床报告显示,与依维莫司(everolimus)单一医治相比,联合医治不会对患病者产生显着好处。依维莫司(everolimus)激活的 Akt 不受 SSA 的影响,以及 SSA 诱导的半胱天冬酶依赖性细胞凋亡的丧失是强烈支持这种有限好处的分子(系统自动过滤词)。在我们的手稿处置过程中,法莱塔等人.建立了 pNET 原代培养的依维莫司(everolimus)依赖性细胞活力、初始肿瘤组织中的活性 Akt/mTOR/4EBP 基础水平和肿瘤的临床侵袭性(高 Ki67 指数)之间的联系。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无法强调对依维莫司(everolimus)和/或 SSA 医治的细胞活力或 CgA 分泌反应与初始肿瘤的 WHO 分级或 Ki67 指数之间的任何相关联性。尽管如此,我们在一些来自 3 级肿瘤和/或 Ki67≥10% 的原代培养物中观察到对依维莫司(everolimus)或 SSA 的良好反应。在医治反应和MEN1突变、PTEN 或 DAXX/ATRX 表达水平之间无法建立相关联性。这表明这些可用的生物标志物不能预测 pNETs 对依维莫司(everolimus)或 SSAs 的医治反应。最后,pNETs 的原代培养是一种合适的临床前模型,可进一步确定新的或其他讯号通路抑制剂(Ras/raf/MEK、PI3K、IGF1R……)的生物学效应和潜在机制,这些抑制剂先前被描述为潜在的联合靶向医治NET细胞系。

  【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来曲唑价格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